四川省卫校欢迎您!
 联系电话:18908196750
 学校地址:成都天府新区大学城
 在线Q Q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
  当前位置: 四川省卫校 > 学院动态 > 医护人员在从医过程中有什么暖心而感动的故事

 

医护人员在从医过程中有什么暖心而感动的故事

信息来源:招生班老师 发布时间:2018-8-27
        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,做一名善良温暖的白衣天使是许多人从小的志向,长大后也为此去努力考进医学院,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。我们都是从小就被教育要尊重和感激医护人员的,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健康才能得以保障。医护人员在医院工作的时候也是见过很多生死离别,爱恨情仇,医院是一个最能体现人性的地方。虽然平时在电视里看到过很多医闹,医患关系的新闻,但是总是还有一些温暖的故事感动着我们,感动着医护人员,让他们更加在岗位上坚守如初,为每个病人的健康做努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 当年我还在消化科轮转,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,我值24小时班,那一天出奇的忙,我一天收了7个病人,全是上消化道出血,其中4个一住院就下了病重,上级医师从第一个病人来了以后就一直在胃镜室没出来,不是他不管我,是他一直在做急诊胃镜,各种套扎,止血。而我就在病房不停的下医嘱,写病历,与家属交待病情,指挥护士抽血查化验,补液,用药,找血库约血。整整一天,我没有时间吃饭,一直到晚上10点,我可怜的上级大夫才陪着最后一个患者从胃镜室回来,挣扎着听我汇报完病房的情况,把该交代的交代完就瘫倒在值班室的床上了。我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好,把病历写完时已经快凌晨1点了。忙碌的一天总算快结束了,我也准备干完最后一件事就去休息了。这最后一件事是我要查房,我一直有个习惯,不关多晚,在值班睡觉前,都要转一圈病房,看看有没有没睡的患者,病情重的患者心电监护指标怎么样。以防夜里有突发情况手足无措,那天也不例外,我脚踩棉花般的挨个病房查看,走到15床时,被吓的清醒了很多——15床患者没在床上。
        我第一时间去病房厕所查看,也没有人,患者丢了?患者住院期间失踪可不是好玩的,就在我惊慌失措时,从床边传来一个声音。
        “大夫,您找我?”。随着声音,我看到15床旁边蜷着一个瘦小的身影,他特别瘦小,以至于在黑暗的病房里,我都没有发现蜷缩在床边他。
        “你怎么了?怎么蹲在地上,不舒服么?”
        “哦,没事,大夫,我这不是肚子疼么,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时,我都这么蹲着,能好受点。
        “来,你躺下让我看看”
        “不用了大夫,我前天做完检查了,王大夫说我得去外科做手术,他给我开止疼的药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那你吃了么?”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“吃了,前天昨天都吃了,不是特别管用,我知道,我这个病不做手术吃药效果都不会太好,没事,大夫您去休息吧,我蹲会就好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你这样有多久了?”这个病人不自然的淡定让我产生了兴趣,一般来说,肚子疼得睡不了觉的患者,不会让大夫去休息的。
        “两个多星期了,越来越厉害,吃了好多种止疼药都不管用,现在饭都不太想吃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你等等,我去看看你的病例。”很奇怪,一个这么痛苦的患者,为什么在病房的存在感这么低?低到我今天上了一天班,都没有看过他的情况,带着疑问,我回到办公室查看了他的病例,上腹部增强CT的片子上清晰的写着“胰头部明显占位,胰胆管扩张”。胰腺癌?!如果真的是胰腺癌,那他这两个星期,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体验。
        这么痛苦,为什么不来找我?口服止痛明明没有效果,他一个住院病人只要用床头的呼叫器就可以叫医生和护士去解决,可是整整一天我都不知道他这么痛苦。
        我叫护士给他打一针强痛定,出于好奇,我和护士一起又来到患者的床边,这次护士打开了床头灯,我看清了这个患者的模样,很瘦,脸色灰黄,模样有点像王学兵,由于疼痛脑门上有一层汗珠,眉头拧在一起,艰难的从床边爬上床,打完针大概5分钟,看的出疼痛好了一些,他慢慢的挺起身,向我表示感谢。
        “肚子疼成这样,为什么不叫我?”我好奇的问。
        “其实我是想让您看一下的,可是我几次走到办公室门口,看您在屋里要么和家属谈话,要么在开药工作,忙的没时间吃饭,我就想反正我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就不凑这个热闹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不用考虑我,晚上要是还疼再叫我,趁着现在不疼了赶紧休息吧。”我迅速转身走出了病房,因为泪水就快要从眼角滑出,让病人看见一个男大夫哭,太丢脸了。
        可是我抑制不住自己,整整一天的忙碌工作,将7个急诊患者安排妥当,没有时间吃饭,干到夜里1点还没有睡觉,没有一个患者的家属考虑过我是否需要吃饭、休息,我不怪他们,毕竟这都是医生份内的事,但是一个恶性肿瘤的患者为了让我少干点活,不惜一直忍受着痛苦,而不去“打扰”我,这让我一直平静如水的内心汹涌澎湃。
        我至今也忘不了他,姓鲁,当年只有45岁。忘不了第二天我下夜班前,特意跑过来告诉我:
        “大夫我太感谢你了,整整两个星期了,昨晚是我睡的最好的一晚。”
        “到外科好好治疗,做完手术一定会好的,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医生。”
        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,手术后他出院了,但是后来没有回来过,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,但是那一晚的“关怀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,一直被这件事温暖而感动着。


 

下一篇:临床护理中5个“为什么”,身为护士的你知道吗?
上一篇:你是为什么选择在卫校读书的?

 
 

 

 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大学城    
四川卫生学校    蜀ICP备09528477号
联系电话:028-67503860   在线咨询QQ:743767073   手机:18908196750